从故纸堆到云存储,聊聊档案进化史

终于,到了2021年末,关于元宇宙的讨论才算偃旗息鼓,但其火热程度,不得不让人追问一句为什么?冷静分析后不难发现,商业巨头的涌入只是导火索,根本原因还在于其蕴含的互联网技术指明了未来科技的发展方向。

智慧档案室

小5哥发现,元宇宙等年度热词的发展都必须依托5G、大数据、云计算和区块链等高新技术的进步,以此搭建海量的信息资源,形成更大范围更多元化的资源共享和实时交互。

以此搭建海量的信息资源,形成更大范围更多元化的资源共享和实时交互。

谈到信息资源的储存和多元化应用,就不得不提到国际早有布局发展的数字档案馆。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国际上就有了“数字档案馆”的概念。其利用数字化手段,以综合档案信息资源为处理核心,对数字档案信息资源进行管理,通过高速宽带通信网络设施相连接和提供利用,是一个实现资源共享的超大规模、分布式数字信息系统。

数字云虚拟图

听完你是不是会发出疑问:这不就是馆藏档案数字化?实际上,数字档案馆在因特网上还扮演了重要的知识网络角色。

现在,就让小5哥跟你聊聊数字档案馆的那些事儿。

从故纸堆到云储存,数字档案馆的进化史

为了更好地理解数字档案馆,我们不妨把这个词拆解一下:“数字+档案+馆”。

数字很好理解,就是我们常说的数字化。档案呢?提到档案,很多人会局限地以为只是装着自己从小学到工作这些不同人生阶段的人事档案。

人事档案仅仅只是档案中的一类,档案还包括文书档案、合同档案等,涵盖生活的方方面面。可以说,你所构建档案类型的丰富程度,能从侧面反映你人生的丰富程度。

馆怎么理解?有图书馆、博物馆、旅馆……小5哥觉得,我们可以简单地把它理解为存放档案的地方。

带着字符的纸张

档案的存放,自古有之。在古代,档案多以甲骨文、竹简、故纸堆等为载体,记录内容有限,能接触到它们的人也寥寥无几,除开记录功能,很难在其他方面得到应用,更重要的是,这些信息还很容易丢失。

随着社会发展水平的不断提高,我们需要储存的内容也更为多样,不再局限于文本,还包括图片、音频、视频等多种形式的档案信息,“馆”的存在形式也随之改变。因此,到了互联网时代,就诞生出数字档案馆这一综合信息资源平台。

在我国5000年的历史文化变迁中,档案载体的变化和应用,见证着时代科技的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改善。

其实,数字档案馆与传统档案馆最根本的不同就是载体的变化。

在数字时代,档案资料就是数据,变成一个又一个的源代码,储存于“云”端。

档案上云虚拟图

基于此,数字档案馆的档案管理模式也发生了本质变化。

在档案移交方面,数字档案馆的资料不再是依托于人与人的交接,而是系统与系统间数据的交付,真正实现“让数据多跑路,群众少跑腿”。

在档案存储方面,凭借大数据、区块链等高新技术的加持,档案资料的数据也变得更加安全。

在档案信息服务方面,数字档案馆可以突破时空限制,查询、下载等都更加高效、便捷。

数据时代,信息的多元化应用必将依托数字档案馆

当然,数字档案馆的神奇之处并不在于馆藏档案的数字化,更不只是停留在整个档案工作业务流程的计算机化,而是代表了网络环境下档案信息资源的整体处理模式。

数字档案字符

其工作原理和背后逻辑是如何的呢?

首先,数字档案馆是融合了计算机技术、通信技术、网络技术和多媒体技术的数字平台,可最大程度地实现档案信息的高效利用和价值共享。

其次,数字档案馆有利于提高档案馆的工作效率和现代化水平,确保数字档案永久存储与安全保管,更有利于促进公共档案服务能力的拓展和实现档案信息资源的社会共享。

另外,数字档案馆属于国家数字信息基础工程,建设数字档案馆是知识经济时代发展的需要,是加快国家信息化步伐的需要,也是我国档案事业发展的需要。

数字档案馆遍地开花,已建国家级90余家

前面已经提到,早在上世纪90年代,英美两国就已经开始布局数字档案馆的研究,我国起步较晚,进入21世纪后,才开始启动数字档案馆的建设工作。

数字档案模拟图

2000年,“深圳数字档案馆系统工程的研究与开发”项目立项,这也是我国第一个数字档案馆项目,标志着我国数字档案馆建设开始付诸实践。

基于我国快速发展的现代信息技术,在20年的探索中,我国数字档案馆已遍地开花,截至2020年,我国已建成国家级数字档案馆90余家。

足不出户,数字档案应用让山城生活更智慧

2019年,重庆移动经重庆市档案局批准,启动了市级数字档案室创建工作,利用云计算、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技术为数字档案室建设提供核心技术支撑。

在电子档案的分发、传输、移交、归档、保存等各个环节,研发了“四性检测”工具,以此确保电子档案的真实性、可靠性、完整性和可用性,消除大众对电子档案信息泄露的担忧。

档案存储虚拟图

借助数字档案室,老百姓在查询、调档时更加方便、高效,足不出户,在家就可线上提交申请查档。

同时,随着5G、大数据、云计算和区块链等高新技术的发展,数字档案馆的应用优势不再局限于数据资源的丰富和信息利用的便捷,而是转向对海量数据开展分析和挖掘,彻底打破以“供给导向”为主的传统发展模式。

未来,重庆移动建设的数字档案室还可以通过利用大数据对用户行为中的信息进行分析,主动为其提供多元化、个性化的服务。

也就是说,可以期待,在未来的某一天,“智慧档案”就能出现在现实生活中。那一天,元宇宙也可能结出智慧成果,带领我们进入真正的“科幻式”生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